滞留意大利夫妻:宝宝刚出生夫妻都被感染 妻子跳楼


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批评说,美海军代理部长的撤职决定无异于“向送信人开枪”。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高层,在一份声明中抨击军方解职舰长的举动。他们说:“在‘罗斯福’号上的舰员面临新冠病毒的危机之际,他被解职是一个破坏稳定的举动,可能会使服役人员面临更大风险。”

第3架俄罗斯空军包机安—124,则于4日13:40从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,计划同日20:00降落浦东机场,装载好防疫物资后,于5日上午返回。

(照片为上海机场提供)

因为和冠状病毒重名,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,科罗娜啤酒就因为名字和病毒类似,遭遇尴尬处境。

随着新冠病毒导致的肺炎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蔓延,科罗娜啤酒也跟着“躺枪”。该品牌今年2月在社交媒体上的一份文案,也遭到外国网友的批评。

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,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。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

疫情暴发之后,有说法称“科罗娜啤酒在美国的销量骤降40%左右”。不过,今年2月下旬,该品牌的持有方星座公司(Constellation Brands)否认了该传言,并表示科罗娜啤酒在美国的销量依旧强劲。

尽管舰长及时预警并给出了建议,但美海军高层却为掩盖应对不力,倒打一耙搞起清算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在克罗泽尔离开时,舰员们给了他英雄般的礼遇。而美海军高层的“甩锅”操作,则引起美国舆论哗然。

3日晚和4日凌晨,俄罗斯空军包机2架伊尔76重型运输机也相继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赴浦东机场,分别于4日05:06分和07:22降落,也将自提口罩等大量防疫物资,计划于今天下午返回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机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