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昨日新增确诊病例31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0例


2017年至2019年间,中青年立遗嘱人年龄变化趋势图趋于一致,都是呈现增长的态势。从中青年立遗嘱人的绝对数来看,年龄段越低,增长趋势越明显。以“90后”为例,2017年立遗嘱人数为61人,2019年为169人,三年间翻了近3倍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外公无力独自抚养,小宝一岁半仍不会走路

郑某离家出走的几个月前,小宝的外公过世,居委干部和志愿者们成了小宝唯一的亲人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△图片来源:匈牙利疫情信息官网

黄浦区检察院在获知该情况后,及时介入,建议居委会向法院申请撤销、变更小宝的监护人,并出具了支持起诉书。

2019年下半年,有关“90后”立遗嘱的话题引发社会关注。18岁是目前我国允许订立遗嘱的最低年龄。数据显示,2017年立遗嘱的人群中,就有1999年出生的立遗嘱人前来订立保管遗嘱。

单身人群、再婚家庭立遗嘱比例偏高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